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真人互粉平台,抖音快手淘宝京东粉丝点赞快速涨

    互动、沉浸与文化记忆:数字时代文化类电视节目的突围

    2021-04-25 02:09:52 娱乐八卦 320阅读

    抖音快手、淘宝京东、拼多多小红书各大平台粉丝评论点赞代刷网站:ffe7.cn

    陈昌凤 黄家圣

    陈昌凤,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常务副院长

    黄家圣,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生

    摘要:本文以文化类电视节目《中国诗词大会》为个案,从三个维度分析其互动机制、表现形态以及文化内核,探究数字时代文化类电视节目的现实意义与文化特质。本文认为,《中国诗词大会》的持续成功离不开节目自身多元的互动机制、高科技呈现方式与以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为内核的价值导向。文化类电视节目在数字时代既要积极对外讲好中国故事,也要善用技术创新传递人文关怀与文化之美。

    关键词:《中国诗词大会》;电视研究;传播互动;中国故事

    美国著名电视理论学家Amanda Lotz曾断言,未来数字时代的电视应当是一种非线性文化[1]。这种非线性文化植根于数字浪潮对电视生产的深层影响——无论是电视内部的互动式生产与制作还是外部用户突破时空限制的观看实践,都与最初的电视环境大相径庭。但无论技术如何裹挟着电视向前发展,电视自身所创造的文化惯例仍能保持其活性。

    回到中国语境,中国电视的生产、制作以及流通早已迈进了数字传输阶段[2]。有诸多文化类节目乘上了数字化的东风,诸如《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见字如面》等作品均获得了巨大成功,引发各界的持续关注。本文将以《中国诗词大会》为研究案例。《中国诗词大会》作为中央电视台推出的一档演播室文化益智节目,自2016年推出至今已播出6季,热度居高不下。在全国35城市组中的受众累计到达率达62.5%,人均收看总时长达127分钟,累计看过三季以上的观众比例达45.9%[3]。截至2021年3月,微博话题#中国诗词大会#的累计讨论量已经达到4.7亿,帖子数高达3.8万,共计251.2名“同袍”关注了节目的话题。凭借强大的社会影响力,《中国诗词大会》已经成为文化类电视节目的一个成功的案例。

    学界目前对于文化类节目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发展历程与社会影响的视角,而以《中国诗词大会》个案的探讨大多囿于传播模式、呈现方式以及文化意义等层面,节目本身的制作机制、价值层面的分析仍有待深化。本文将探讨以下的问题:《中国诗词大会》作为一档身处数字时代而大获成功的文化类电视节目,相较于以往同类型的作品具备哪些值得借鉴的要素?节目的设置是否印证了Lotz对于数字时代电视的论断?本文将从《中国诗词大会》节目的参与主体、节目表现形式以及节目的文化内涵三个维度,分析该节目的机制与特性,并尝试从可供性/示能和文化记忆的视角对文化类节目在未来的发展提出价值层面的期待。

    一、互动机制:多元主体与趣味竞技

    在文化类电视节目的制作过程中,互动机制是节目走向的核心。《中国诗词大会》始终以诗词为中心,通过赛制的革新与面向大众的遴选机制,确保了节目参与人员的质量与代表性。同时,借由多样的竞赛环节以及专家团队,搭建起灵活而不失趣味的互动机制,将竞技与古诗词典雅的格调相调和。

    1.全民互动,彰显人文关怀

    《中国诗词大会》一如既往地重视参赛选手的选拔工作。如第一季播出时,节目组历时10个月的海选之后组成百人团;第二季、第三季增设预备团与家庭团;而在最新的第六季中,节目组更是通过层层海选从全国各地遴选出了140名现场参赛选手,并在线上设置云录制渠道,参与云录制的场外选手组成了一个气势恢宏的云上千人团[4],参与人数突破新高,节目进一步扩容。

    除此之外,《中国诗词会》秉承开放、多元的理念,将各行各业、不同年龄段的人群都纳入到百人团中,这其中既有来自科研机构或高校的科研工作者和高材生,也有来自基层的保安、外卖小哥、商贩。在《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参赛选手更是来自五湖四海:普玛江塘边境派出所的官兵、苏州旗袍设计师周立言、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设计师赵明、南京聋人学校老师陈燕[5]……每位选手身上都有独特的生命轨迹,这些鲜活的个体故事,既丰富了节目的层次,也彰显出节目宝贵的人文关怀与包容性。

    2.竞技与互动并重,增强观众临场感

    《中国诗词大会》相较于其他文化类节目而言,具备突出的竞技性。播出至今,每一季赛制都在不断地变动以丰富节目的可看性。如在第二季时引入“一对一”对抗的“飞花令”环节,利用回合制将节目的节奏进一步加快;第五季时进一步丰富引入“绝地反击”赛制,其下设“横扫千军”“你说我猜”“出口成诗”三个模式,对参赛者的临场反应与诗词积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在最新播出的第六季中,少儿团、青年团、百行团、家庭团与云上千人团的对垒让节目的对抗性更上一层楼,加设的“大浪淘沙”等环节让节目的赛制更加公开透明,也提升了节目的竞技感。

    同时,《中国诗词大会》在节目内容的设置上别具巧思。自第一季播出至今,节目一直沿用主持人主导、嘉宾评述的节目流程,保证节目品评环节的连贯性。两任主持人董卿与龙洋舌灿莲花,措辞沉稳大气,主持节奏拿捏得当。以康震、蒙曼、郦波、王立群、杨雨组成的现场嘉宾团点评精妙,与主持人、选手在轻松互动之间畅谈与鉴赏诗词,极大增强节目的临场感与趣味性。

    《中国诗词大会》充分重视节目内容的制作,广纳各路学者组建成了一支强大的专家团队。光第六季题目的打磨与设计便耗时7个月,首度引入开放式命题,采用了九宫格、助力千人团以及身临其境等形式来考研选手。题目的内容也不拘泥于诗词本身,而是借古喻今、以人带事,通过邀请嫦娥五号资深工程师、抗疫专家张伯礼院士、中国冬奥会冠军杨扬等特邀嘉宾参与出题,将新近发生的科技成果、国家大事以及热门议题与古诗词相结合[6],体现出与时代脉搏同步的现实指向性,让观众能从更贴近自身生活的方式体会到诗词的写意与浪漫。

    二、表现形态:技术沉浸与跨媒介叙事

    2016年至今,中国的综艺类节目已经进入了沉浸式技术的实际运用阶段。人工智能、混合现实等技术赋予电视节目更多元的叙事可能性,也为观众提供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审美体验[7]。相较于其他文化类节目,沉浸式和交互式技术始终是《中国诗词大会》提升节目可看性与质感的重要抓手。无论是最早的多屏互动,还是新近节目中使用的AI技术,《中国诗词大会》始终在强调沉浸感和交互性的传播路径。具体而言,《中国诗词大会》在技术层面的运用主要集中在场景设置以及技术联动两个维度。

       百度蜘蛛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必应爬虫

    邮箱:1026273475@qq.com 店家影视